霍金斯过去一年半在各地移动时

厢型车生活(#VanLife)成为社群媒体大量网友追踪效法的生活,光在Instagram上就有400万则相关贴文。这不再是游牧民族专属生活方式,现在有越来越多人选择居住在箱型车中。

凯蒂.克罗斯(KatieCross)表示,她与先生和3个孩子在澳洲拜恩斯代尔(Bairnsdale)过着不错的生活,有亲朋好友陪伴,但她忙着参加课外活动并兼顾多个委员会席次。

他们一家人渴望有所改变。克罗斯表示:我们觉得对自己生活失去控制。虽然我们过得开心,但我们觉得生活有些事需要放慢脚步。

他们找到的办法是将一生居住的大房子换成小露营车。与此同时,有一大群年轻澳洲人也选择不住传统房屋改住进厢型车。

不过有些住在厢型车的人表示,真实生活情况跟社群媒体上精心策划、可以游走于美如画景色的生活完全不一样。

凯西.霍金斯(CaseyHawkins)18个月前开始厢型车生活,她表示:这并非很多人以为会过上的精彩厢型车生活。

她最近开厢型车往北到达尔文,她的车上有一张国王 尺寸的单人床、储放衣物的空间和小厨房。霍金斯说:通常你只能煮些简单的菜,做一切事情都得从简。

霍金斯过去一年半在各地移动时,她利用网络做些弹性工作。她认为厢型车生活可以改变看法,她本以为厢型车生活没办法工作,也没有财务保障,但她说:对我而言,情况完全相反。

厢型车生活有好有坏。缺点在于有时后很难找地方洗热水澡,有些地方政府对于厢型车和休旅车不太友善。没有家也代表欠缺固定的生活设备、焦虑感、情绪崩溃,在达尔文艳阳天下也没有地方躲避高温。

但整体而言利大于弊。对克罗斯一家而言,他们发现这种生活少了让人分心的现代事物,而且小小的生活空间意外让家人更加团结。厢型车生活不用做任何家务,还可多出更多个人时间。